高三,更新随缘。

〔喻黄〕Smoke and Fire 01


/涼一

主CP喻黄
副CP没定
ABO+消防队设定

01.
黄少天身着黑色短袖,搭着迷彩花纹的收脚裤,脚上蹬着黑靴子,大大咧咧地站在超市的零食区,认真纠结怎么在有限的消费额度内尽可能的满足队里人的要求。

他低着头认真看配料表,裸露在外的后颈线条流畅,凸起的骨节整齐的排列着,在隐入领口的地方被一个黑色的颈环打断,看着相当诱人。

路过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被吸引目光,黄少天的一身搭配极富攻击性,但是颈环却在告知一个既定事实。他是Omega。

当然黄少天本人对此是没什么太大感觉的,他从小到大健康成长,没有遭受过发情期、信息素的困扰,顶多也就是比别人鼻子灵。性别鉴定的结果送到家里的时候,他的爸妈甚至还以...

〔2727〕I go out just so I can reforget.⑴

摸鱼。
人格分裂,八成会虐

文/涼一

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明日は辛くはないか
你所背负着的明天不会叫人痛苦吗

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今日は救えやしないか
你所背负着的今天已经无可挽救了吗

——

他收到了一封信。

信封上并没有写明收件人,在他醒来的第一刻,看到信放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。

床头的台灯还亮着,手抚摸灯罩能感受到有些烫手的温度。暖黄色的灯光铺撒下来,屋子看起来温暖而又寂寞。

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,穿着一身纯色的睡衣,刚刚醒来。

他拆开了信。

信是一封感谢信,谢谢他在写信人不知道的时候帮他完成了作业。

他突然记起,上一次他在书桌前醒来,手上握着一支透明杆的黑色中性笔,里面的墨水已经...

〔铁三角/瓶邪〕The Ocean㈠

OOC有,私设有

旅游的一点儿趣事

关于铁三角和瓶邪

/涼一

吴邪第一次见到海,是和家里人一起出去旅游,在他年纪挺小的时候。那时候的感受现在已经模糊了,如果换成现在的他,大概连靠近都有些成问题。

海底墓之行给他的震撼太大,以至于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有些抗拒海。像是突然患上深海恐惧症一样。

经过那一次,他们成功的拨开了一些迷雾,了解到小哥一些不为人知晓的过去。哦对了,还见识到了闷油瓶那可以和各路老戏骨竞争奥斯卡大奖的演技。

——

“天真同志,咱们在雨村也闷了这么长时间了,你不考虑出去逛一逛?这儿天天下雨,胖爷我感觉再在这儿待一阵儿我都要泡发了。”

吴邪正在帮村里的一个小男孩...

《六爻壹·鹏程万里》

Priest/著  @一口獠牙的小甜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九万里,风斯在下,负青天,莫夭阏之

木椿真人将那枚铜钱埋进了土里,仿佛是亲手将程潜送入了下一个开端,——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,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个repo,我永远爱甜甜
真的很难拍了……内封就一行字我选择放弃…………
书还是很美貌的,买爆!!!

〔喻黄〕采访记录㈠


练笔
tips:文中的“我”具体来说应该是第三人,试试采访性质从侧面描写一下cp

文/涼一

喻文州从初入蓝雨训练营就很清楚的明白,他和他同期的选手之间横着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。

他的手速是硬伤,属于先天的硬件问题,当然这玩意儿也没人换得了,他唯有尽他所能的去练去提升,毕竟这也代表他的进步空间和速度会远大于同期的所有人。

我问他在训练营里的时候也就只有十几岁,有没有因为训练总是垫底而偷偷抹过眼泪。*

“从来没有。”*

这句话他说的坚定、有底气。

然后相当坦率且快速的补充:“我当时连训练的时间都觉得太少,有时间抹眼泪还不如加把劲再练几分钟,更何况……”他卖了个关子,眨了眨眼睛笑着说:“谁...

〔糖鸡〕Purr ㈠

《Purr.》

文/涼一

“狗适合所有人,而猫只适合孤独的人。”
“朴智旻,你孤独吗?”

01.
逼仄的小巷把原本宽广无边际的天空切割成狭长的一条,偶尔几只白鸟扇着翅膀飞过,让人看着就觉得压抑无比。

闵玧其一睁眼就是这副景色,他下意识的抬手去挡住刺眼的光线,却在抬起手的一瞬间意识到了哪里不对。

自己的手什么时候长出了白色的卷曲的毛,难道说是返璞归真变成了一只类人猿吗?

显然不是这样的。

闵玧其再次缓慢地闭上眼睛,努力回想着自己昏倒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自己现在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像极了一只猫。还是白色的。

左思右想也只记得脑子一痛眼前一黑自己就失去了身体的主导权,落地时还能听见...

〔夏露〕写给2035年的你——给夏·多拉格尼尔的信

全国卷一盲狙

ooc有

大量第一人称

很做作(

文/涼一

写给2035年的你——给夏·多拉格尼尔的信

展信佳。

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距离我们相遇已经过去了二十年,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十七年。

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早早地躲起来了,毕竟这有些让人难为情,一封十七年前的我写的东西,按照现在来算,大约就是我两三岁时的牙牙学语的水平。读起来大概像是一个小女孩儿对着你不停的哼哼唧唧,重复着早就心知肚明的一些话。

我想对我们十七年后的生活做一个并不是很夸张的设想:可能会有一两个很闹腾的孩子,一个金发一个樱发;还是在房东太太的威压的震慑下每天兢兢业业的接任务赚取房租;...

〔喻黄〕Blossoming ⑵

练笔,我真的很想吃虾饺。

/涼一

黄少天在自己脑海里大海捞针似的找形容词,捞了一圈儿才发现自己的词汇量多么匮乏,根本找不着。

喻文州性格包容性太强,黄少天跟他闹显得不识好歹无理取闹,不闹他又有点憋屈,凭什么吊车尾能打败的魏老大,在他这儿就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大坎呢。

他又愤愤的往嘴里塞了个虾饺,心想,每次闹得欢了,会觉得自己特别傻,喻文州凭什么每次都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淡定模样?未来剑圣越想越气,嚼虾饺都比旁的食客狰狞一点儿。吃得差不多了他给方世镜去了条消息,问要不要带点什么,那头发了一串菜名过来。

黄少天买完单,拎着外送的餐盒,一步步溜达着回了蓝雨,自我感觉完全不像个职业选手,像...

〔喻黄〕Blossoming⑴

一个起了名的练笔

/涼一

黄少天的发色不是中规中矩的黑色,也没有染成那种张牙舞爪具有攻击性的颜色,一头棕毛看着顺滑,一开始闲的时候还每天都特意打理,可精致的一个小男孩儿。

可惜一入蓝雨就全毁完了,一群糙汉子中间精致给谁看啊,久而久之他就开始放任自己野蛮生长,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完连拿梳子梳下头都成了难以达成的目标。

蓝雨的宿舍标准是两人一间,待遇说好不好,说差不差,属于在区间内上下浮动的。一间宿舍两张床各占一半的空间,中间开了个窗户,不过他们俩房间里窗户的位置没开好,一大早就是刺目的阳光,喻文州特意坐车去买了厚重的窗帘,双层加厚隔音,每天两个人都能睡得天昏地暗,早晨的阳光连窗帘都突破不了,...

© 禁断序列 / Powered by LOFTER